当前位置: 红网 > 文化频道 > 正文

刘雄:热衷于公益的才子藏家

2017-06-02 10:47:25 来源:金鹰报 作者:吴越婵 陈箫 编辑:夏君香

  文图/《金鹰报》记者 吴越婵 陈箫

刘雄醉心于把玩着他的藏品。

  初见刘雄,令记者印象深刻:灰白短发,黑框眼镜,不足50岁的他看上去深沉又稳健;细格纹衬衫着身,严谨大气,笑容憨态可掬,面相也十分和善。

  幼年生活在瓷都醴陵的他,可谓从出生便与瓷器结下了不解之缘。“小时候村子里好多个窑厂,都是做瓷器的,我的两个舅舅都是窑厂老板。”在瓷器里摸爬滚打的童年,为他日后考入北京大学瓷器考古专业奠定了相当浓厚的兴趣基础。

康熙妃十六子青花大罐。

  他的藏品多以明清瓷器为主,早年间也因母亲信佛的缘故,涉猎佛像收藏多年。由于专业原因,加之他是一位用真金白银砸藏品的收藏家,所以他的收藏之路算是一路坦途,不仅从未走过眼,还扎扎实实地捡过一次漏。那是一件全球仅存四件的大明洪武青花缠枝莲纹大罐。它面世的当时,几乎所有同行都一口否定了这件瓷器的价值,而刘雄却一眼认准了它就是真品。在众多否定的声音中,毅然坚定地以200万的高价收回了这个充满争议的瓷罐。事实证明,这个瓷罐最终拍出了八位数的天价,令人瞠目结舌的同时,也奠定了他在湖南民间收藏界首屈一指的地位。

大雅斋粉彩大捧盒。

  “首先我是科班出身,东西老不老真不真,我一看便知。其次,我早年在博物馆见过这四件陶器之一。见过真品,自然对自己的判断信心十足了。”刘雄说。

  除了看东西眼光毒,刘雄还是个“喜新厌旧”的人。20多年的收藏生涯里,他始终坚持“藏品淘汰制”,对众多藏品实行去粗存精的管理。“这方面我还是会比较钟爱藏品的品相的,因为我认为藏品这个东西,它本身最重要的就是要漂亮,老不老都没那么重要。想要老,随随便便在河床里捡块石头都有上万年的历史了,但那没价值,还是得漂亮耐看。”所以他会时常考量比较自己的藏品,每收到更美更值得玩味的藏品,便会出手一些不够精美的藏品。这也无形中提高了他的收藏质量,藏品一件比一件精。

大雅斋卷缸。

  对于刚刚涉猎收藏的年轻人,刘雄从科班出身的专业角度,给出了几点建议。“第一就是多看少买,收藏初期一定要多看,但不是去地摊看,而是要多去博物馆,看真品,受高品质的藏品熏陶多了,品味自然不一样;第二就是要多上手,光看还不行,还得上手摸,建议多去拍卖会,拍卖会都是可以上手的;第三就是要跟对人,找到志同道合的藏友,共同研讨共同进步。”

慎德堂制道光官窑。

  如果说收藏使刘雄在主业之外的又一领域取得了很大的关注度与成就的话,那么,16年投身公益事业,便是为他的人生增添最绚丽的一笔。在众多光鲜亮丽的头衔中,最令他沉迷的当属“益友会副理事长”这一职务,在益友会他分管爱心慈善板块,发起“益友书屋”项目,是项目总负责人。

康熙仿成化官窑。

  16年来他坚持每年拿出自己公司收入的40%投入公益事业,在湖南相对落后的乡村,他先后支持建立了四间公益书屋,并长期资助数十位寒门学子。慰问抗战老兵、维护寺庙建设、救助重病儿童……他都亲力亲为,甚至一度因劳累倒在了奔波的路上。尽管如此,他依然乐此不疲,他常说,是善行让他得到了更高层次的收获幸福的方式。生命最大的意义在于奉献,人生最大的财富在于成长,参与公益,在奉献中得到的是最大的成长,收获的是最大的财富。

雍正仿成化斗彩官窑。

  “公益和慈善还是有区别的,慈善在于给予,而公益在于参与,需要花时间、激情、智慧以及很多金钱换不来的东西。”刘雄如是说,“未必每个人都有能力做慈善,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公益。”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