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文化频道 > 正文

著名剧作家陈义平谈湘剧保护传承 不断激发湘剧的活态基因

2018-01-05 10:33:14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胡兆红 编辑:周蒙

《古画雄魂》剧照。长沙晚报记者 陈飞摄

  长沙晚报记者 胡兆红

  《古画雄魂》《苏秀才》《铸剑悲歌》……这些湘剧舞台上经典之作,已经成为新时期湘剧创作的重要标杆。这些作品均是由国家一级编剧陈义平执笔创作。唱过花脸,当过编导,搞过行政,但陈义平一生所系只在剧本创作。年逾古稀,陈义平创作热情不减,目前正在潜心创作一部有关从望城靖港走出去的独臂将军刘畴西的戏。昨日,陈义平接受记者采访,畅谈湘剧的传承与保护。明日下午,陈义平将做客长沙艺术讲堂,在长沙音乐厅麓山小厅开讲“湘剧赏析”,市民可前往聆听。

  湘剧是湖南人精神家园中的艺术奇葩

  问:湘剧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并于2008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除了艺术价值,湘剧还有哪些文化价值?

  陈义平:与京剧高度程式化、大气端庄不同,也与花鼓戏的泥土气息、乡野情趣不同,湘剧主要形成于都邑城镇,表现的是市井文化、码头文化。湘剧包含了很多历史、社会的信息。比如湘剧的花脸,动不动就有一个动作,拳头在手上一拍,然后撸起袖子,用脚朝台板上用力一蹬,猛声一喝。这反映了湖南人好勇斗狠、好闹好吵的个性。又比如湘剧的高腔,是从江西的弋阳腔演化而来,这就可以看出江西移民的社会活动对于高腔形成产生的作用。

  湘剧里蕴含着深厚的思想资源。比如《麦里藏金》,讲一个员外有心接济一个好学上进的农民,在借出的麦子里藏了一点金,却坚决不承认金子是自己的。因为直接施恩于你,会担心你在我面前人格矮化,这种人文关怀何其动人?

  戏剧是与观众共同完成的一门艺术,没有观众就没有戏剧,戏剧在它形成审美特征的过程中,必然与这一方水土人民的文化个性、精神气质、生活形态息息相关,看一个地方的戏剧就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文化基因。湘剧是湖南人精神家园中的艺术奇葩,今天之所以要弘扬传承戏曲,实际上就是保留一个文化家园。

  不是观众抛弃戏剧 而是戏剧抛弃观众

  问:很多人以为今天的时代背离了戏剧,您认为湘剧还能吸引现代观众吗?

  陈义平:我始终觉得不是观众抛弃戏剧,而是戏剧抛弃观众。湘剧本身的魅力在,但是没有很好地展示出来。

  现在的观众看不到很好的湘剧,行当不齐,很多传统戏没有了。湘剧在扩大观众方面还要做工作,应该恢复更多有影响力的剧目,像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样对剧目进行整理提高,不断进行新的包装。梅兰芳的提法“移步不换形”很值得借鉴,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慎重地改。

  同时,新编的戏,要用艺术的思维指导艺术创作,要以艺术标准、人民性的标准来创作。戏如果不能满足湖南人的审美要求、审美情趣,观众自然会与你产生离心倾向。

  湘剧要适应观众审美取向的时代要求

  问:如何更好地保护传承湘剧?

  陈义平:首先要有人。目前湘剧行当代表性剧目严重流失,随着一些湘剧名老艺人的相继逝世,许多宝贵的表演技巧与表现形态成了湘剧艺术史上永远的痛。

  因为湘剧剧目中的人物是以演员形象、声音、肢体艺术为表现手段,湘剧演员就成了湘剧艺术活的载体,人在艺在。如老生代表性剧目《杨滚教枪》,剧中表现杨滚把祖传枪法教给资质聪颖的外姓继子杨业后,在与杨业的比试中,杨业青出于蓝胜于蓝,使杨滚落败,险些受伤。舞台上的表演把杨滚落败那一短暂时刻惊惶、意外、失落迷惘的心理过程,百感交集的复杂精神状态揭示无遗。但场上人物无半句台词,全以动作演示,甩髯、抖髯、吹髯、抖盔,及面部的各种变化等一系列舞台处理,人物刻画浸肌浃髓,入骨三分,令人拍案叫绝。像这样的戏,放在任何时代,湖南人都会爱看,因为他深刻地表现了人性。类似诸多这样的戏,要有代际传承,绵延不绝。

  同时,要不断激发湘剧艺术中具有生命力的活态基因,适应观众审美取向的时代要求,实现湘剧的自我调整与革新,完成传统艺术向现代文化的承递,走进更多人民大众的欣赏视野,逐渐融入当代湖湘文化建设中去,使之成为长沙城市文化个性中的一抹亮色。

  水管里流出的是水,血管里流出的是血

  问:您不少作品屡获大奖,比如《古画雄魂》,得到专家和观众的一致肯定。您创作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陈义平:写剧本要成功,首先要有一个独特的文化视角。就像商人,说他厉害,就在于对市场有所发现。搞文学创作的,一定要对人生有所发现,同时要找到与今天这个时代的对接点,否则写出来没有价值。但剧本是很难把握的,故事结构要好,语言结构要有凝聚力。台词没有凝聚力,戏是看不下去的。

  最大的秘诀,是一定要有激情,而且一定要本色待人,虚伪不得,“为乐不可为伪”,写戏也是这样,鲁迅那句话说绝了,“水管里流出的是水,血管里流出的是血”。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