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文化频道 > 正文

方雪梅:风情盛大一条江 烈火寒冰雪中梅

2018-03-30 11:09:34 来源:红网 作者:尹胜 编辑:袁思蕾

方雪梅在茶馆接受记者采访。

方雪梅出版的系列书籍。

方雪梅作品被湖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评为2016年度副刊好新闻金奖。

方雪梅的水彩画《燃烧的菜花》。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尹胜 长沙报道

  “一炉一壶一案,一二知己,相对而坐,喜乐忧烦,家国天下,慢慢聊来,那种从容闲雅,是我最喜欢的”。方雪梅喜欢喝茶,这是她在小品文《快酒慢茶》所写心灵文字。

  阳光斜射的三月,方雪梅坐在茶馆,从谷雨毛尖,到金骏眉,边慢慢品来,边接受红网文化专访。她笑容浅柔,声音轻细,安静像一棵树,优雅如一枝梅,从容似一条江。

  文学成就:风情盛大一条江

  “我觉得我没啥可写的,”方雪梅谦逊而低调,“我只是写了一点文字,做了一点文字工作,大家认可罢了。”

  其实,在湖南文坛,方雪梅的文字水平是公认的。她是文创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长沙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文学的各个领域,她都颇有建树:散文,湖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诗歌,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评论,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书评委员会副会长。

  出版有作品集《结糖果的树》《疼痛的风》《伦敦玫瑰》《寂寞的香水》《谁在苍茫中》《时代微报告》《闲品录》共7本书。其中的文艺评论集《闲品录》被列入2015年度湖南省作协、长沙市文联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长沙晚报》曾经开辟了《方雪梅专栏》《方雪梅*“烟火”》两个专栏,推出她的“历史文化散文”,和“人间烟火”系列散文;湖南省文联《创作与评论》杂志刊发了她领衔的“文学湘军三才女”(其他两个是奉荣梅和彭小玲)专辑和“方雪梅个人专辑“;湖南都市频道“都市书香”栏目,就《诗经》和女作家“三毛”等阅读话题,对她进行了两次专访。湖南女性频道,星辰在线等媒体都曾经专题对她进行报道。此外,大唐电力、广汽菲克等大型企业和一些教育机构,多次请她去讲课。她也多次担任文学活动的评委。

  2017年,在方雪梅等人的倡议下,组建了有远人、刘起伦、刘炳琪等10人参与的“浏阳河西岸”文学沙龙,不定期举办文学创作和交流活动,他们的作品不时登载在《诗刊》《创世纪》《中国作家》等权威杂志,影响日渐深远。

  “那每一瓣绯红里/风情盛大像一条江/一面湖”,如方雪梅的诗歌《花语》所写,在文学天地里,经过几十年的沉淀和积累,方雪梅的文学才华,已由一汪清澈见底的溪水,汇聚成一条风情盛大的江河!

  “父母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尤其是父亲,影响最大。”方雪梅深情地回忆。方雪梅的父亲毕业于湖南师大中文系,后在岳阳一所中学教古汉语。他爱看书、爱书法、爱写文章。家里的书堆满了书架,不乏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

  “那时我很小,只几岁,放学回家或者寒暑假,就在书架下铺张报纸或者席子,坐着看书,”方雪梅回忆道,“我早早就接触了四大名著,以及英法、前苏联等国家的作品,有罗曼罗兰、司汤达、巴尔扎克、莫泊桑、托尔斯泰、勃朗特姐妹等人。”父亲还教她背诵了大量的古典诗词,“就算我对他讲解的意思似懂非懂,也要逼我背下来。”

  方雪梅的父亲今年90岁了,仍笔耕不缀,潜心研究中国古典诗词,竟然7年出版了7本书,其中的《新华韵典》尤获专家好评。

  方雪梅的母亲曾经在该学校的图书室工作,“她上班时,我就坐在书架后面看书。”书香之家的耳濡目染,和博览群书,给方雪梅打下坚实的文学基础,也给她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不绝的源泉。

  副刊编辑:烈火寒冰雪中梅

  方雪梅从事了30多年的副刊编辑工作,是湖南从业时间最久的副刊编辑之一。她主编的《湖南工人报》副刊,连续多次荣获省委宣传部颁发的湖南新闻奖,和省新闻工作者协会报刊分会颁发的副刊作品好新闻金奖,在湖南享有很高的声誉。

  她主编的文艺副刊版每周一期,有“文艺”和“悦读”两个专版,其中“品味”“好书热荐”“书评”栏目延续了十几年,已成湖南报刊副刊的品牌栏目,新开辟的“诗歌品读”“书人书语”“‘我最爱的一本书’征文”等新栏目,也颇受读者欢迎。

  湖南省委宣传部的阅评专家点评她编辑的副刊:“版面设计讲究,大气鲜明,浓眉大眼,看起来令人精神一振。”

  “我是个对文字有洁癖的人,”方雪梅说得很认真,“我自己写的稿子,至少要读三遍,力求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错。”方雪梅拿出一份她校对的样刊给记者看,上面密密麻麻用红笔勾改了二三十处,其认真细致、苛求完美的工作态度令人惊叹!

  在湖南文学界,方雪梅作为报纸副刊编辑,激励和培养了一大批文学人才。她提携扶持文学新人耐心细致,有“伯乐”和“保姆”之称。

  娄底市教育局的海叶,在湖南文坛已小有名气。2017年,方雪梅在湖南宾馆参加省作协代表大会时,他连喊“方老师”,持意要和她合影。海叶90年代在广东打工时,经常写散文诗投稿,方雪梅曾和他通信多次,鼓励他坚持文学创作。投稿刊发后,极大激发了他的写作热情。海叶当天把合影发微信朋友圈,配图感言:“方老师没老,我哪敢老去!”其尊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南大学教授晏杰雄,原在基层企业工作时,常在副刊投稿,方雪梅多次刊发他的文学作品,坚定了他在文学道路前行的信心。每次见面,他总会提及并感谢当年方老师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

  著名诗人、解放军某部大校刘起伦最初的文学起步阶段,也得到方雪梅的热心提携:选发他的诗作,通信探讨文学写作问题。多年来,他们已成为文学旅途上的好朋友。他还记得一篇诗歌的改稿细节,方雪梅把其中一句“暮归的老牛”改成“撒欢的小牛犊”,是为了与整个诗歌的欢快意境相契合。他说,是方老师的鼓励,给了自己重拾停了十多年的诗歌创作之笔的信心。

  “墙角数支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方雪梅做副刊编辑的热诚、细腻、谦和,如一支散发幽香的寒梅,温暖了无数文学爱好者的心。

  文人画: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没有学过画画,”方雪梅坦言,“但我很喜欢。”艺术是相通的,而文学是艺术之母。深厚的文学底蕴,让方雪梅的绘画悟性很高。小时候,她的两个哥哥都学绘画,耳濡目染久了,她也忍不住爱上了画画。几十年报纸副刊编辑工作,她与书家画家们交往甚密,就更加对书画艺术有了感到感悟。

  她是两年前开始画画的,主要画水彩画和国画,没想到第一张画就得到朋友的喜欢,被著名诗人陈惠芳收藏。

  “我画画纯粹自娱自乐,半小时内画完。”文如其人,画亦如其人。方雪梅的画,清新淡雅,简约凝练,讲究意境,如一阙婉约宋词。有的还配上一句简短的诗句,玲珑如珠,温润似玉。

  “要画里有话,不要做只重技巧的画匠。”方雪梅谈绘画的体会。方雪梅写的书画评论,如《“两栖”之笔——画家李亚辉小记》《梦里家山——记画家戴剑》《笔歌墨舞写人生——记书法家杨炳南》等,得到许多专业画家的认可。

  2017年,《深圳宝安报》刊发了她的书画专版,《神州艺术》杂志刊发了整版她的小品画;她的画作,被多地的微信公众号推送,或被选为书籍的插图。其绘画艺术,越来越受到书画界的关注和好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