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文化频道 > 正文

吴希:丹青当得江山助——小记我的老师谭仁先生

2018-10-12 13:47:02 来源:红网 作者:吴希 编辑:夏君香

谭仁先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画坛就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谭仁先生的花鸟画,枝干遒劲有力,绿叶酣畅淋漓,果实晶莹剔透,深受大家的喜爱。

谭仁老师的山水画浓墨重彩,造境醇厚,意蕴沉雄,勃发着一股倔强雄飞之气。

  人的一生,总要遇几个贵人。谭仁老师就是我的贵人之一。

  自我从芙蓉画院拜师学画算起,认识谭老师至今,已两年有余,谭老师对我的教导,不仅在画艺上,更在做人、做文上。

  谭老师在上个世纪80年代画坛就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绰号“谭葡萄”。首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莫应丰生前,就写过一篇文章,开篇说:“谭仁这个名字是跟葡萄连在一起的。在长沙,在湖南省内(也许还有省外以及国外)某些有教养的家庭不时能看到葡萄画轴,其行笔之悠然,着墨之圆润,写行之毕肖,寄意之高远,常引人注目,辄问:‘出自谁之手?’一看题款,又是谭仁,有篆章为证。”

  谭老师善绘山水和花鸟,深得吴门画派的精髓,清新典雅。他花鸟画,枝干遒劲有力,绿叶酣畅淋漓,果实晶莹剔透,深受大家的喜爱。他的山水画浓墨重彩,造境醇厚,意蕴沉雄,勃发着一股倔强雄飞之气。

  这,应该与他早期的经历有关。他曾艰苦备尝,1958年离开湖北艺术学院后,20多年里,辗转当过民工、风钻工、运输工、勤杂工、养路工、马伏炉工,后来成功地做过几年长沙老字号毛巾厂的一把手。故而,就有了莫应丰所称赞的“厂长原来是画家”。

  艰苦磨难也好,酸甜苦辣也罢,都是一种经历,也是一种修炼,使得谭老师为人豪爽大气。谭老师常送画作为贺礼,祝贺朋友们乔迁、结婚等喜事,朋友们要了画,便回赠更加丰富的酒、肉、糖之类。得到了回报,谭老师又赶紧呼朋邀伴,自己再翻箱倒柜地拿出珍藏的好酒,一同“报销”掉。夫人气得直唠叨:“这怎得了,家里还有两个细伢子呢!”

  谭老师的山水画雄浑大气,花鸟画远近闻名,前来拜师学艺的人络绎不绝。画坛都知道他是个画家,殊不知,他还是一位认真负责的好老师,在长沙中州棉织厂(即长沙毛巾厂)工作期间,谭老师多次被长沙市一轻局、湖南省纺织工业厅聘请培训全省的设计人员,他培养学生,从不走过场、图评价,而是脚踏实地地带着他们上黄山,下漓江,从祖国的大好河山里,汲取设计养分。出色的个人能力,让原本只想当个画家的谭老师当上了厂长,成为了改革先锋。

  繁忙的工作之余,谭老师每天都坚持画画。1988年,他举办了人生中首个个人画展。画展中不仅有精致典雅的花鸟,还有气势磅礴的北方山水和清新脱俗的江南水乡,笔法兼具南北,画展十分轰动,所有展出的画全部卖出,并且走出了国门,连续在美国、韩国、日本等地进行了展览。

  他不乏创新又扎根传统的山水画中的水线技法,让同行们惊叹不已,展厅里不断有人揣测这技法的构成,更有好事者放言:“里面肯定加入了牛奶,才有这般好看!”这,让旁边听到此言论的谭老师窃笑不已。

  好看的画,也是珍贵的礼品。长沙市与日本鹿儿岛县结交友好城市,谭老师的水线山水画被当作赠礼送往了日本。

  独特的“谭家样”,一次次让大家在谭老师作品中,重新审视极具创造力的画家谭仁。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清代画家石涛所言“搜尽奇峰打草稿”,谭老师每每把看到的山水不是收到眼底,就是记在本上,厚厚的写生本积攒巨丰。这些写生稿也成为了他日后大幅画作的丰富素材。

  谭老师常常告诫我们这些学生,饭要一口一口吃,画要一笔一笔画,起初拙点没关系,主要要有笔力和笔意。

  这些丰富的经验,都是谭老师学画的积累。他是严格从传统国画绘画一步步走过来的。他曾经认真地临摹过历代山水花鸟画名家的部分作品,又在张振锋、王霞宙等国画大师的亲授下,熟练地掌握了中国画的笔墨技法。

  要想画好画,除了爱好和勤奋,还需要不断地拓展和创新。从家住树木岭几十平方米的宿舍,到湖湘艺术品市场的“敬庐”艺术馆,谭老师的画作不断“成长”。

  谭老师的大学好友、著名画家黄铁山前些年去敬庐艺术馆做客,回来就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大文章,说看到“谭仁学兄”大量的精彩画作,“从《潇湘百景》到《天下名山》系列作品,从自作诗花鸟画系列到山水画新作,特别是那42张五尺宣纸相连、长达36米的长卷《老三峡》,和36张四尺宣纸相连、长达26米的长卷《漓江行》,真让我甚为震惊!这些作品无论是意境气度,还是章法笔墨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黄先生直言“老同学之间,溢美之词反而显得生分。因此,作为一个了解他的老同学、老朋友,我想试图解读一下他艺术上成功的奥秘”。他是花坛名宿,无论技艺还是理论,都是胜过多筹,让作为晚辈的我难望项背。

  但是,我也有自己的话要说,这是我两年多年在谭老师身边学画的一些体会,或者说是感受。

  谭老师画画,有其所悟到的石涛“一画之法”的精髓,又始终不丧失自我,总是从自己的独特感受出发,千方百计地创造能表达他内心感受的画法,因而他的艺术才不会与人雷同,不会停滞僵化,始终保持着常青的态势。

  谭老师现已八十岁,仍坚持画画,外出采风。他是一个热爱生活、善于在生活中汲取营养的老画家,身体力行,借助于现代交通的先进条件,遍游中国的名山大川后,又再次重游,寻找新的感觉。古人搜尽奇峰,而谭老师熟稔再创,他的案头、柜子里、箱子中上千张写生稿和数以千计的速写,就是师法于山川而又不断推陈出新的证明。

  此外,他还写了厚厚的几本诗词集。这是他画画之余的文化修炼成果。

  他说,要想当好一个画家,就必须多读书。读书不是走捷径,而要下苦功夫,这是有益于画画营造意境的最佳通道。所以,他山水画中的题款,绝大多数是自己的诗词。

  追随谭仁学画,我学到的不仅是技艺,不仅是笔墨,更多是坚忍和领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